再见 乌托邦

盛志民在见面会上强调了再见和乌托邦中的那个空格,他解释说片子的英文名字更符合他的意思,就是Night to An Era。直接翻译过来就是晚安,那个时代。晚安的意思我觉得就是可以洗洗睡了,对于以磨岩三杰为代表的那些人。他们就像昙花一样,盛开在最灿烂的一刻,然后头也不回的跳下了时代的列车。

这部片子平静的记录了很多当事人的现在,充满了悖论。譬如何勇看上去最清醒,甚至非常超前的谈到了互联网时代的音乐产业问题,却在新年被送去了医院;又譬如,所有人有意无意的觉得张培仁是资本的代表,起的作用客观上伤害了这群人,但是听过张培仁节目的人都会觉得他很有煽动力,他对这类音乐的推广起了相当的作用,当初他在上海电台每周一期的节目有着很大的影响力的。再比如,摇滚歌手都不愿意媚俗,可是只有媒一下俗你才能有更多的歌迷,唱片才能卖的更好。

盛志民一再强调,他们过得挺好,不需要歌迷们所谓的振作。他们会继续做自己的音乐,也许不会热卖。我觉得他们可以象写博客那样写歌词,然后发布到itunes。根据著名的长尾理论,他们肯定会过得挺好。

作为乌托邦的同龄人,我们其实都是时代的年轮,只不过他们的印儿深一点,我们的浅一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