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节观影纪录 6.13-14

印象里很少看挪威的电影,射日可能这是第一次。总的看来一般,当然有些片断还是灵光乍现的。那个露天咖啡馆,椅背是一排书架。当船老大的老情人上船时,那欢快的手风琴,引吭高歌的小狗,以及小狗那个开口闭口圣保罗怎样怎样的老爸。北欧的电影好像都有点类似,就像去年冰岛的那部犯罪现场,慢慢悠悠,好像那条看上去恶狠狠的鱼,自走自在的活在水里。电影的音乐不错,赞一个。

电影的英文名字是“Normal”,中文偏偏翻成杀手写真,差了十万八千里,意思意境完全不对,唉。电影的结构很像沉默的羔羊,摄影很有杜可风的味道,杀手很有汉波尼的风采。结尾的时候打了1931.12.31,这是啥特殊日子呢?

最后一周,就像一部风光片,音乐也悦耳,不错的商业片。里面的风光,让我想起了Sean Penn的那部Into the Wild。一样的要逃离原来的生活模式,要去寻找人生的价值,区别是一个更极端且主动,一个是在被宣判绝症以后。人有时候要受点刺激,才能迸发出更多的能量,才能促使你去思考你的人生,以及你的归宿。

白银帝国,是这个周末令我最失望的。里面其实有很多东西可以发挥,例如邱掌柜一生的转变,山西票号在时代面前的努力与挣扎,那个外国教父和票号在义和团起事背景下的交往,等等。可惜都没有一一展开,否则就是山西版的教父啊。虽然郭富城还是那么的帅,还有那个张铁林,可是,可是编剧为什么还是留下了那么多笑场的台词呢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