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葬礼和一个婚礼(二)

去年年底的时候,做了一个23andme的基因测试,吾的母系血统,起源于中亚阿尔泰山。外婆祖籍扬州,从一个侧面验证了这一点。扬州处于江北,感觉也象一个北方城市。

小时候对外婆的印象,多来自那个传奇的八仙桌。为了不让我到处乱走,我被拦腰绑在了椅脚上。后来,这个桌子成了孩子门的乐园,总在底下钻来钻去,不知疲倦。而大人们,则在桌子上吃饭,打牌,叉麻将。外婆则是一个闲不下来的劳动人民,一刻不得闲,闲下来也会被叫来凑一桌麻将。

外婆去世的那一周,是一年中最热的日子。握着她的手和她说再见的时候,不知道说什么好,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感情。

江南习惯,寿岁80以上的就是喜葬了。想来,距离外公过世,也有20年了。岁月就这样一代一代的流传,流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