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城市属于我的十个地方(下)

4。季风书苑
当我还是小学低年级的时候,在南京西路的邮局报刊门市部(南京路陕西路),父亲一口气买了5本《少年科学》,4本《少年科学画报》,5毛钱一本,总共4.5元。这些书都是滞销书,总价在当时也不低,营业员自然喜笑颜开,而我也跟着一起高兴。因为暑假里,我可以有事情做了,这也是我父亲买这些书的初衷。这9本书,造成了二个严重的后果。第一,引诱我爱上了看书,而且看的杂。用当时的话来说,就是课外阅读异常丰富,参加课外知识竞赛基本都能获奖。到了高中后,更是从姑姑那里接受了一批世界名著,如《基督山伯爵》,《呼啸山庄》,《傲慢与偏见》等等,看得我是如痴如醉。其中,《基督山伯爵》至今对我仍然有很大的影响。9本书的第二个后果,是让我的眼睛从假性近视变成真性近视,并且走上了高度近视的不归之路。

毕业以后,爱书之情依旧,只是书店是越来越少。福州路变得越来越没有吸引力,原来在南京路江宁路的那家旧书店,经常能淘到好书,可惜后来改造成了梅隆镇伊士丹。季风书苑在这个时候适时地出现了,在那里总能找到几本好书,而且书目更新也快。在大多数的书店都拿出一大片地方来做教辅书籍的时候,季风给我这样的书牍头保留了一份净土。
Continue reading “这个城市属于我的十个地方(下)”

这个城市属于我的十个地方(上)

排名不分前后左右忠奸。

(1)虹桥机场
记得我很小的时候,还没有上学,因该是70年代吧,父亲有幸坐飞机去北京。那个年代坐飞机还需要单位开介绍信,父亲的职位也比较高,自然有车子接送。车上除了我父母和司机,还有一个阿姨。彼时的机场根本没有check in的概念,车子能直接开到候机室楼下。我妈妈说,当时我好兴奋,隔着玻璃窗看着飞机起飞后还是不肯走。但在我的记忆里,已经记不起当时的情形了,只记着那个阿姨。我到现在也没弄清楚那个阿姨是谁,呵呵。

后来我自己去虹桥机场坐飞机,已经是1997年的事情了。那时延安路高架还没修好,505路公交车(现在好像改名了)在延安路上走走停停,16:25的飞机,15:45我还在延安路江苏路口。狼狈至极。

再后来,我在虹桥送叔叔离开,憧憬着不久的将来,我也会从这里离开上海。可惜现在国际航班都搬到浦东了,我还是没有去成那个目的地。

虹桥机场就像一个驿站,每个人对它都有自己的回忆。
Continue reading “这个城市属于我的十个地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