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广场

西班牙广场,是罗马假日里面的经典场景。赫本和派克在广场的阶梯上放肆的品尝着冰激淋,冰融在嘴里,爱融在心中。

2011年2月6日 罗马 西班牙广场
2011年2月6日 罗马 西班牙广场
2011年2月6日 罗马 西班牙广场
2011年2月6日 罗马 西班牙广场

三个葬礼和一个婚礼(二)

去年年底的时候,做了一个23andme的基因测试,吾的母系血统,起源于中亚阿尔泰山。外婆祖籍扬州,从一个侧面验证了这一点。扬州处于江北,感觉也象一个北方城市。

小时候对外婆的印象,多来自那个传奇的八仙桌。为了不让我到处乱走,我被拦腰绑在了椅脚上。后来,这个桌子成了孩子门的乐园,总在底下钻来钻去,不知疲倦。而大人们,则在桌子上吃饭,打牌,叉麻将。外婆则是一个闲不下来的劳动人民,一刻不得闲,闲下来也会被叫来凑一桌麻将。

外婆去世的那一周,是一年中最热的日子。握着她的手和她说再见的时候,不知道说什么好,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感情。

江南习惯,寿岁80以上的就是喜葬了。想来,距离外公过世,也有20年了。岁月就这样一代一代的流传,流逝。。。

三个葬礼和一个婚礼(一)

H是好友K的太太,当初他们开始恋爱时,我们都不怎么相信。每次打麻将的时候他们互相之间的通话,也被我们认为是为了显摆。后来,他们结婚了,闹洞房的节目是鬼子进村了。再后来,他们有了一个女儿。他们和我住在相邻的小区,所以有时候会偶尔遇见,虽然不怎么来往。

这一天,突然收到消息,H过世了。晚上去到他们家上香,她妈妈哭得不成人样,她爸爸强忍悲痛一言不发。照片上的H,比印象里胖了一些。和K聊了一会儿,也知道了一些细节。

知道自己患上病后,他们夫妇俩皈依了喇嘛教,上师来自青海。离去的那一晚,K拨打上师的电话却一直无法接通。到了凌晨,上师却自己打来电话,说是H托梦给他的。在电话里上师的经文祈祷中,H走了。

想来,我和H的接触机会也不是太多,多数场合都是她和K在一起,小鸟依人的样子。唯一印象深刻的是她开车非常生猛,车不如其人。

追悼会那天居然在车库迷了路,耽搁了一会儿。出来后,和旧友聊天,说到我们需要更多的重逢,不要每次聚会都是这样悲伤的场合。

可未曾想,这只是我在短短一年里出席的三个葬礼和一个婚礼的第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