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uri in Barcelona

Mauri 其实是一家饼屋,卖甜点,也不在主干道上,只是我们偶尔路过发现的。巴萨人虽然是大陆时区,但以国内的标准还有两个小时时差,因为午饭是2点开始吃。。。

Lunch Set @ Mauri

 

他的餐厅部分不大,人也不多,适合我们这样的游客。每次点套餐的时候都会给我们开一瓶红酒或者白酒,但我们总是喝不完,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处理。最后那天我还问了个傻傻的问题,“我能把剩下的带走么?”,服务生一开始没听懂,后来回报一个微笑后拒绝了。。。

Sweat Cake @ Mauri

吃完饭,传统节目就是甜点加冰激淋了,看我笑的多欢啊啊啊

Ice Cream Time @ Mauri

欧洲的小偷

小偷哪里都有 ,欧洲也不例外。出行前游记功略都提醒说意大利西班牙遍街都是扒手,可到了以后没觉得那么夸张, 总的来说还是好人占多数。不过,该来的总会来的。。。

第一次是在西班牙,圣家大教堂地铁站。等待入站的时候前面闸机堵住了,估计他的地铁票遇到问题了。百无聊赖的我忽然注意到边上有个人很奇怪,因为他拿的报纸是反的, 几乎同时我发现有人在扯我的包。这是我才反应过来是中埋伏了,马上从边上的闸机入站。短短才几秒钟,这帮人已经鸟兽散的无影了。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后怕的,前面两个人挡住闸机,后面一个掏包,边上一个放哨。四人小组要有人拿把刀割我的包我就没辙了。

后面一次是在意大利米兰,也是地铁站,不过从入站换成出站。一个矮小的东欧面相年轻女子,在蛋糕女走出地铁口的时候,趁下雨不注意且过道狭窄的情况下把大包里的小包顺走了。里面倒是没什么钱,但是有蛋糕女的记者证。 神奇的是这个包原封不动的失而复得了,因为我们转了一圈没有找到目的地,小偷估计查看了包觉得没有收获也折返回到地铁口。在四目短暂相对后, 她把包还给了我们然后迅速的下地铁走了。 。。

Metro in Barcelona

 

 

布拉格

The Street of Praha
The Street of Praha

 

这个照片在布拉格城堡下山的路上随手拍的,右上方的台阶即通往城堡。这个场景符合我对欧洲的一切想象,幽静,蜿蜒,路上是弹格子路,兴许是便于马车通行。沿街房屋顺坡而建,水平的门槛和马路有个夹角,慢慢的汇聚于远方,就像美术课上提到的的透视线。一袭红衣的女子略微有点发福,也许是个斯拉夫人,签着两条狗,一左一右,一黄一黑。狗似乎在地上嗅着什么,女人的视线也在地上扫时。他们在找什么呢?弹格路上只有长在缝隙里的青苔,又或是青草。

左上角的招牌Kavarna,在斯洛文尼亚语中是咖啡馆的意思。没有人知道在布拉格为什么要用斯洛文尼亚语,也许店主来自巴尔干半岛?可惜大门紧闭,无从知晓。

 

 

 

Shizuka – 静香咖啡

位于西阵边上的静香咖啡,创立于1937年,比我爸的岁数还要大。相传为在先斗町工作的艺妓“静香”所建,至今也有70+年的历史。装修和设备都已陈旧,却依稀见到当初风光的影子,也算大户人家了。

ShizuKa - 静香咖啡
ShizuKa – 静香咖啡
ShizuKa - 静香咖啡
ShizuKa – 静香咖啡
ShizuKa - 静香咖啡
后院
内部一景
内部一景
ShizuKa - 静香咖啡
当年,现在

 

龙安寺

龙安寺是座落在京都的国际文化遗产,以枯山水闻名。所谓枯山水,特指日式园林中以沙石拟景,总是和禅意相连。虽然都用了不少石头,和姑苏园林还是截然不同。

2011年9月我们从北野天满宫步行前往龙安寺,路程之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到了门前已经是疲惫不堪。进入寺庙后,白色沙石和褐色的墙壁让我们一瞬间安静了下来。枯山水很容易让你坐在那里陷入冥想,或者胡思乱想,很得我们喜欢。走了那么多国家,慢慢发现有些地方会让人一见钟情似是前世有缘,而有的地方则毫无感觉非常无聊。旅行的意义也许就是发现你前世所经历一切的过程吧。。。

日本的景点多有日、中、韩和英语的介绍。
日本的景点多有日、中、韩和英语的介绍。
枯山水
枯山水
有山无水
有山无水
低头冥思。
低头冥思。

 

参拜前净手之用。
参拜前净手之用。
虽然是枯山水,在院里还有有一潭水的。
虽然是枯山水,在院里还有有一潭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