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猫诞生记

2020年7月5日

​ 自从抛弃蔡兰娣改挂国妇婴大主任陈焱后,小小猫调皮地转回头位,自此以后土猫一直纠结到底是剖还是顺,一天要改几次主意,理了下橱柜觉得累死了就想剖,休息一下精神好了又想顺。后来有一天终于决定,如果在下周四陈焱门诊看之前提前发动,就顺,如果到周四还没反应,就剖。今天是星期日,早上起来土猫让我和肚子里的宝宝打个招呼。我亲了下肚子,问他:“准备什么时候出来?”土猫代他回答:“今天晚上。”没想到后来真的出状况了。

2020年7月6日

​ 那天大概11点多才睡下,没想到两人世界真的那么快就要结束了。土猫在12点多的时候发现羊水已破,她在床上和我说“羊水破了”,据说第一下我还没醒,就是含混地答应了一声“哦”,她又大叫一声“我羊水破了”,第二下终于醒了,然后晕晕乎乎从床上跳起来。土猫自己还去了趟洗手间,然后感觉一路地上都在流水,她垫好卫生巾后又回到卧室平躺,然后我打了120。 120简单问了下情况,让我稍等。没过多久,救护车就来电话,差不多5-10分钟,车子也到了。这之间,迅速收拾好待产包和我自己的替换衣物。上来了三个人,带了一个急救箱,直接到土猫床边,先量了血压,然后在手臂上留了置管针。最后三个人让她睡在一块挺厚的布上,把她扛下四楼上了车,关门的时候,小米人体传感器显示时间是12:46。

​ 上了车,凌晨的沪闵高架一路畅通,土猫大概因为紧张身体开始发抖,我在一边安慰,为了缓解她的紧张,我和120的工作人员开始聊天,同时土猫吊着生理盐水。大概15分钟就到了国妇婴急诊门口,突然发现口罩没带,只能临时到马路对面买,后来发现其实包里有口罩,但我太紧张了没找到。急诊室里还有另一个产妇,我们在外面大概等了5-10分钟,然后终于推了进去。医生看了下说宫口没开,也没宫缩,只是胎膜早破,马上就收进住院了。但是给土猫测了两次耳温枪,一次比一次高,从医院门口的正常体温,到37.5,到38多度了。后来又给她口腔测了一下水银计又正常,后来怀疑是口罩勒着耳朵,导致耳朵这里的温度升高了。值班医生咨询了下更高级别的医生,说可以以水银温度计为准收入住院。来到6楼病房,深更半夜只有6人间还有空位,心心念念的单人间是没有的,连双人间也是满的。唯一的幸运是土猫隔壁床是空着的,我半梦半醒在那张床上躺了一会儿,这间病房其他家属只能坐在凳子上睡觉,也是挺苦的。土猫说她感觉今天不会生,明天7月7日才会生,因为明天是阳历七夕,她是2月14日情人节第一次感觉到胎动的,阳历七夕会生下来。后来证明,土猫的判断没错。

​ 早上8点医生来查房,土猫说之前都是臀位,37+6刚转成头位,想确认下现在是否还是头位。医生听了很吃惊,问了句是自己转过来的吗,然后开始内检。内检让土猫疼得哇哇叫,才发现那时小小猫还在很高的地方,算高位破水,也没入盆。检查下来发现是头位,就开始吊催产素。一直到早上9点,也没有什么治疗方案,就是听听胎心和宫缩,然后让一直卧床,同时要在床上解小便,所以我只能拿着便马桶在走廊里走来走去,体验下以前居民倒马桶的心情。然后每次在马桶间倒马桶,都能看见ITC one的 Monclur专卖店。也许每个在国妇婴陪护过产妇胎膜早破的家属对这个品牌会有特别的感受吧。

​ 到了9点,护士把我们转到了2人房,其实这个是假2人房,病房里面的确是两个人,不过两间房共用洗手间和浴室,类似假套间。即便如此,也比6人房好多了,家属至少可以躺下睡了。安顿好以后我就去做核酸检测了,因为防疫的需要。据说由于疫情到来,陪护的家属减到一名,也不许更换。隔壁床的爸爸妈妈说他们俩加起来都超过90岁了,爸爸也只能勉为其难的亲自照顾而不能找月嫂帮忙。

​ 安顿完后,医生开始查房,采用催产素来产生宫缩,土猫拿着手机软件来计算宫缩的时长,一天下来只开了1指半,需要开到4指才能去产房待产。后来一直到5点没有进展,催产素也撤走了,说是要休息一晚。然后土猫的宫缩从每2、3分钟一次一下子降到每小时2-3次。可惜隔壁家的宝宝几乎一晚都在哭闹,搞得我们也非常崩溃。只是由于前一天太累了,所以我断断续续还睡了一会。土猫几乎一夜没睡,还在担心没有体力明天顺产生孩子。那家爸爸也一直在自言自语:“小朋友太吵了,让隔壁叔叔阿姨都不能好好休息。”大概是想用这个向我们表达些歉意吧。不过国妇婴的病房晚上真是冷啊,那个床又硬又冷,发的被子都用做垫子了。

2020年7月7日

​ 一早迷迷糊糊醒来,喂了土猫吃早饭,无所事事直到医生来查房。昨天听护士说,入院三天一定会让小孩出来,不管是剖还是顺。可是昨天忙活了一天也没啥动静,今天也是对顺没啥信心,心想也许这次真的要剖了吧。

​ 医生查完房后说,争取今天生下来,仍然是催产素伺候,然后还叮嘱要解小便,说膀胱涨鼓鼓的会影响宫缩。土猫精神状态也不太好,而我则是用手机给双方父母和土猫堂姐不时做文字转播。一个上午也没啥进展,始终是宫口1指到1指半,我就出去ITC吃了一碗一风堂的拉面。

​ 下午,随着催产素点滴速率的增加,土猫宫缩的频率和痛感越来越强。医生来检查了几次,说比昨天情况好,宫颈已经打开。土猫睡在床上几乎不能翻身,还绑着胎心监护,尾骨和背部都睡得很疼,一开始还用app计算时间,后来疼得开始呻吟,也顾不上算频率了,我就一直在旁边安慰她。一直到下午4点,土猫说宫缩开始伴随着大便的感觉。我马上来到护士台报告,两个护士听到后几乎同时问我“几床?”。其中一位立马跟随我去病房,检查完后说“优秀,已经从之前检查的1指半开到了4指。“她马上回护士台安排送往待产病房。由于我们参加了ART计划,还有一袋额外的采血管必须由土猫直接带入产房。

​ 下到4楼产房,保安让产妇过不让家属过,我只能悻悻的等在产房口。门口坐着大概6位家属,都是爸爸,同时有几个IT工程师在安装显示屏,无聊的我只能听着他们在讨论哪个转接口能工作之类的。过了一会儿,有几个按耐不住的爸爸们通过按门铃询问产妇的状态,我也依样打铃询问了下,说只开了三指,让我耐心等候。这个时候体内的耐心估计还没有催产素多,只能来回踱步,打发时间。

***

​ 我被推进产房后,医生又检查了一下宫口,第一个医生说只开了一指,还嘀咕6楼病房怎么回事,推下来的孕妇怎么都不达标。后来才知道,当天就有一个妈妈因为宫口不达标又被退回六楼病房了。然后他们看了一下报告,发现开4指是待过产房的一个护士写的,应该不会出错,然后又一个医生做了内检,确认是3指。那时我虽然强烈要求打无痛,但医生说如果那时打,可能到凌晨都不会生,一定要过两小时到6点,如果那时宫口开到4指,就给打无痛。隔壁有个妈妈已经打好无痛,正淡定地在吃饭,看得我很羡慕。护士也给我拿来了粥和水,但那时痛得什么也吃不下。

​ 随着宫缩加剧,发现那时出现了两种宫缩,一种疼痛强烈,一种可以忍受,两者交替进行。强烈那种来的时候,我只能侧睡抓紧栏杆,本来还想靠拉美兹呼吸法缓解,但随着疼痛加剧,拉美兹都没用,呼气吸气都困难,恰巧那张床的栏杆又坏了,感觉自己随时要跌下去,只能抓紧栏杆不断摇。大概忍了一个多小时,问护士到底什么时候能查宫口,护士说一般2小时开1指,所以要等到6点。但随着宫缩加剧,我强烈要求提前内检查宫口,终于来了一个助产士,戴上手套在我旁边等了大概5-7分钟也没来宫缩,助产士说隔那么久肯定没开,说还是等到18点再检查,我也只能同意。但等她一走就来了很强烈的宫缩,而且感觉下身出了很多血。连续两次强烈宫缩以后,正好隔壁又来了一个准妈妈,同时医生在给她绑胎心监护,我就和医生说我出了很多血,能不能再次检查。医生一看产褥垫真的很多血,就戴上手套准备检查。等待下一次宫缩的时候,我对医生说刚才有助产士站在旁边就没宫缩了,可能小朋友比较怕医生。医生听了哭笑不得,不知道怎么回应。幸亏这次只等了2分钟,宫缩就来了,就感觉医生的手指不断在里面掏,也分不清到底是宫缩疼还是掏得疼,反正呼吸也困难了,简直透不过气。没想到医生检查好说,已经开10指可以推进去生了!我说那还能打无痛吗,医生说你马上就要生了还打什么无痛。我又说那还能家属陪产吗?医生说现在5间家化房间全满,没有陪产病房了,而且马上要生了,出个1800陪产不值得,说着就推进了产室。之前我还在想怎么开3-4指就疼成这样,那如果开10指要疼到什么程度,没想到在产室经历的就是开10指疼……

​ 进到产室,里面有一个实习生,负责接生的医生边给我做顺产前的清洁护理,一边给实习生现场教学,怎么清洁、什么顺序、要做什么准备等等。我那时一半因为宫缩疼一半因为紧张,大腿情不自禁直发抖,询问医生现在应该怎么呼吸,医生说鼻吸嘴呼。我用瑜伽放松术暗示自己放松,慢慢发抖停止了,身体也平静下来,没有宫缩的时候也可以正常呼吸了。随着医生准备工作完成,终于要开始第二产程。第一次屏气,医生下指令,才知道不是躺在产床上对着天花板憋气,而是半身仰卧起坐,靠腹部核心力量、手臂力量、大腿力量屏气。每次宫缩要屏两次,每次医生会从1数到10(有一次还数到了15),然后躺下去把气呼掉,深吸一口再屏气。当中医生说了句:“面目不要那么狰狞。”虽然看不见自己,但想来表情肯定非常可怕。但每次结束,医生都会说“很好”以示鼓励。这时候才发现,之前孕中期锻炼的孕期普拉提真的帮了大忙,不然孕期肯定不会练到核心,也没法坚持半仰卧起坐的姿势这么久。就这样大概来了10次不到的宫缩,医生说马上快生出来了。我问什么时候要用吹蜡烛呼吸法,医生还是冷静地说听我口令。然后在下一次宫缩来临时,先屏了一次气,后面医生就大喝一声“不要用力”。这时来了一个助产士捏住我的鼻子,我就用拉美兹的吹蜡烛呼吸法,大概过了5秒,就感觉哗啦啦流出了一大堆东西,然后就听到小小猫的哭声。终于生出来了。这时从进产室到现在大概过去了45分钟。

​ 医生把小小猫的小鸡鸡举到面前问:“弟弟还是妹妹?”我回答“弟弟”,然后又把脸给我看,我只觉得小朋友的五官怎么都挤在下半边,吐槽了一句:“脸好扁。”医生说嘀咕了一句宝宝怎么那么小,然后问我B超估重多少,我说6斤多。过了一会儿,剪完脐带,简单擦了一下,就把光溜溜的小小猫抱在我胸口上做亲子早接触。当时就感觉有个重重的的物体压在胸口上,小爪子还在胸口上划了几下,那是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奇怪感觉。我问医生有没有撕裂,医生说头胎都会撕裂,但还算I度轻度撕裂,感觉她大概缝了5分钟左右针,也几乎感觉不到疼痛。

​ 过了一会儿医生又把小小猫抱走了,开始让实习生乘体重,乘了两次都是2695,又采了ART需要的血,打了疫苗,小小猫哭了几下,但又很快安静下来。医生这时问实习生:“今天生的话,生产日期算几天?”我抢答:“38+4。”医生说:“没有问你。”然后实习生翻了半天资料,终于翻到了我的预产期日期。这时我终于开始饿了,开始吃之前没动过的粥、水、营养奶粉。周围人渐渐出去,清洁工进来打扫,这时小小猫还在产室,但几乎感觉不到存在,我还在纳闷宝宝到底有没有在房间里。生完孩子感觉肠子一松,忍不住在产床上拉了粑粑,医生过来又换了一张产褥垫。然后等到20:30终于度过了2个小时观察期,大人小孩终于都可以推出去了。

***

​ 又过了一会儿,有几个爸爸依次被召唤进去陪产。我猜我也会很快被叫到名字,果不其然,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助产士不是叫我准备进入陪产,而是直接告诉我已经十指全开孩子快出生了,家化病房也满了无法陪产,然后问我要了产褥垫和一片尿布。当时我觉得我内心澎湃,但是表面很淡定,因为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问了下说至少2个小时以后才能见到土猫和小小猫。这个时候稍微冷静了下,坐了下来给爸爸妈妈岳父岳母和土猫的堂姐发了最新动态,然后开始酝酿我怎么发朋友圈。此刻已经要6点多了,决定回到6楼病房淡定享用家属餐。隔壁床的爸爸听说我们快生了,连连恭喜,我只知道说谢谢谢谢,就像当年结婚典礼结束时候送别铁杆亲戚好友时候一样。

​ 用完家属餐,回到产房门口,安心等待助产士召唤,同时继续酝酿朋友圈腹稿。不一会儿助产士即把小小猫推出来,第一眼看上去好小啊,像个小热水瓶。单眼皮,小眼睛的男孩。我想拍照,被拦了下来,助产士阿姨先和我做了交接,验证母亲的名字,然后把小 jio jio拎起来,露出小鸡鸡,问我是男的还是女的?我说“男的”。接着她把小小猫的手指和脚趾一个个摊开来让我看,意思是没有多也没有少,正好十个,感觉像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童叟无欺。完了以后告诉我小小猫是18:28分出生,体重2695克。我一激动心算能力急剧下降,算了好几次算不出来是多少斤,只是毛估估说“六斤都不到咯”,阿姨说是的呀,否则怎么生产那么顺。交接完,她又把小小猫收回去了,让我在外面继续等候。一直到20:30左右,产房门一开,土猫精神地躺在床上被推出来,后面则是小小猫的坐床。土猫说她都没打无痛,我听了很吃惊,她又说难道你没发现都没人让你付无痛的1000多块钱吗?一前一后进入电梯,回到病房,一个随我们上来的护士,又和我做了一遍交接,除了小鸡鸡和十个手指和脚趾,还故意扭了一下让小小猫哇得哭了出来。这个时候才意识到我一直都没听到小朋友哭过,真乖啊。

2019 UK Ireland 游记 (十一)

2019年2月15日 周五

今天的安排比较宽松,直接去比斯特购物。看了下比斯特集团在欧洲的分店,巴萨/马德里/米兰的我们都曾经去过。到了比斯特购物村服务中心拿优惠券的时候,才发现一张纯银联卡都没带,幸亏及时在网上找到了VSIA的二维码,才得以顺利拿到。这个优惠券还蛮有用的,省了不少钱,不像在日本的Premium Outlets那样聊胜于无。

Street in the morning, London

购物的时候在 the white london看到一只雪豹的毛绒玩具,独一无二的一个,立马下手买了下来。后来越看越好看,现在就一直躺在我们的床上。

Snow Leoperd @ Baglioni

下午购物结束后就在山水餐厅吃了一碗鸡汤面,味道真是不错。

Chicken Noodles in Superior Stock @ Shan Shui Restaurant

购物完了以后就往回走了,小插曲是火车公司的app出错,怎么都下载不了车票二维码,结果车站工作人员手写了一张,意思就是让这两个人进出云云,让人想起战争时期的手写通行证。这次回到伦敦Marylebone车站,手上东西太多就打了辆车回到酒店,略微休息了一下就去往隔壁的Whole food买了些巧克力坚果之类的礼品,在二楼吃了晚餐。Whole food 感觉像上海的Ole,开在肯辛顿宫边上的肯定不会是平价超市。

Whole Foods Market, Kensinton High St.
Whole Foods Market, Kensinton High St.
Whole Foods Market, Kensinton High St.
Whole Foods Market, Kensinton High St.
Whole Foods Market, Kensinton High St.

 

2019 UK Ireland 游记 (十)

2019年2月14日 周四

今天计划一早去牛津,结果土猫发现之前借来的牛津校友卡落在家了里。早上也不顺,吃完早饭已经走出Hotel突然肚子疼,只能回来上个厕所休息了一阵子。等体力恢复了再加上心有不甘,10点多又出发了。坐了公交车下来又走错了路,好不容易到了Marylebone车站,在售票机上耽搁了一会眼睁睁错过一班列车。土猫说老天爷这么阻止我们是不是就不去了,我说不行,事后证明排除万难的获得的回报都是值得的。

终于坐上火车后看到一个红衣服的老外和几个中国人讨论留学的学校选择,后来知道他们都是比斯特购物村雇佣的导览员,帮助你购票和上车。伦敦到牛津车程一个小时不到,车厢里大多数人都在比斯特购物村下车了,到了牛津下车的反而不多。

Oxford Pathway, Oxford

出了火车站我们就去了Natural Science Museum, 这是此行第三个类似的博物馆,结果让我们大呼过瘾。人类学的展馆让我们俩是流连忘返,陈设的展品相当紧凑而又有逻辑性,譬如人类是如何对待战败者的(对手下败将头骨的处理);爱斯基摩人由于没有化工产业,所以他们拿鲸鱼的肠衣做成雨衣来挡风遮雨;各个时期欧洲武士盔甲的真实再现。此时突然想到为什么我们会觉得欧洲的古装戏好看,为什么类似《权利的游戏》之类的古战场美工会那么好,因为他们有那么多人做专题研究,成果就直接拿来被美工发挥使用,效果自然逼真了。而中国的电影很多时候欠缺这一点,和人类学在中国不发达也有关系。

The Hall, Oxford University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Chalk Kulap Figures – Oxford University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Women Cloak – Oxford University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出了博物馆,对面就是College Keble,看介绍成立于1870年。红砖宿舍围绕的下沉式草坪让人觉得静逸无比,坐在石凳上晒着太阳也陷入流连忘返的境界。听说食堂非常有趣可惜无缘进入。

Keble College, Oxford
Keble College, Oxford

出了大门,沿着Museum Road一路向前,路过Queens Lane从叹息桥下穿过,看到一个帅小伙子骑着自行车准备进入院子,里面的美女顺手帮他开门,然后两人对视一笑擦肩而过,让人觉得生活是多么的美好。

Lovely house, Oxford
Museum Road, Oxford
Bridge of Sighs, Oxford
Queen’s Lane, Oxford

下一个目的地是Magdalen学院,王尔德念书的学院,名头很大,但是感觉没有Keble平易近人,还要收门票。我们想找Old Kitchen 吃下午茶,发现他只提供咖啡和酒,悻悻然只能另觅他处。

Magdalen College, Oxford
Magdalen College, Oxford

走到Queen’s lane coffee 点了一份英国国菜,Fish and Chips作为我们的情人节晚餐,味道超过我们的预期。

Queen’s lane coffee – Oxford, UK
Fish and Chips – Queen’s lane coffee

此时距离回程火车还有2个多小时,正想着如何打发,偶然在Google上发现7点有一场Talk, 由Maria Blanco教授主讲的“The Art of Old Age”。看起来是关于考古的主题,后来发现其实是关于文学的。Maria是一位拉丁裔,文学系出生。一小时的讲座在半小时后略显枯燥,按土猫的说法这也是一个掉书袋的教授,不过能在牛津听一场讲座也算一个有趣的经历吧。

Lecture – The Art of Cold Age, by Dr. Maria Blanco

去往火车站的路上路过好几家书店都关门了,只有WaterStone还开着,顺便买了本克洛普的传记。看来延长营业时间和加入连锁是一家书店的生存必须之路啊。

Queen’s Lane in the night – Oxford, UK
Queen’s Lane in the night – Oxford, UK

回程的火车停在London Paddington 车站,帕丁顿熊出没的地方。转地铁的时候看到Don McCullin 的摄影展广告,一旁的路人极力向我们推荐他,说他是一个非常好的摄影师。算了下时间安排我们也只有在周六早上有档期了。

Don McCullin

2019 UK Ireland 游记 (九)

2019年2月13日 周三

有两个朋友推荐了位于Notting Hill 的 Lendburry餐厅,我们早早的预定了周三中午的位子。出发时碰上了巴士掉链子,似乎没有按照预定路线行驶,越走越远了。只能下车再换一辆,结果还是没有走预定路线,庆幸的是最后一刻拐了回来。

Notting Hill, London

Lendburry看上去像札幌的Mauri,坐落在居民区中,服务生非常Decent,菜式偏向分子料理。边上一桌坐了两个似乎是东北人,用餐中看到一个衣着清凉的东方女子,想来应该是中国名媛,看起来这是个网红店无疑了。

Ledbury Restaurant – Notting Hill, London

用完午餐,沿着Notting Hill一路走向Kensington Palace,路上又见到了松鼠老朋友。走到Kensington正门发现已经错过开放时间,索性继续往前穿过肯辛顿花园,一看就是我们住的酒店。原来我们下榻的地方距离凯特王妃寝宫不超过2英里的距离。

Kensington Gardens
Kensington Gardens
Baglioni Hotel London

看时间还早,我们坐车去了V&A,参观了Dior设计展。特展当日门票早已售完,幸好我们有Baglioni的特别入场券才得以顺利入场。原以为就是一个普通的成衣设计展,结果三观完全被颠覆,对时尚的理解打开了一个新的视角。Dior除了对服装的款式,对服装的材质也有深入的研究。很多的款式并非天马行空,而是基于材质的特性做发挥。时尚本身也是一种文化,而非空中楼阁般的脱离大众,例如早期Dior设计的衣服都是Ready to Wear的。Dior之后的那些设计师,除了YSL还有些Dior的影子,其他看来都偏离了他原先的轨道,也许随着时代的变化,能够屹立与时尚圈而不倒的确是需要做些妥协吧。

V&A – Christian Dior: Designer of Dreams
V&A – Christian Dior: Designer of Dreams
V&A – Christian Dior: Designer of Dreams
Victoira and Albert Museum

结束后我们准备坐巴士回家,不靠谱的巴士系统让我们寒风中等了很长时间,看来今天不是个好日子。午饭吃的比较饱,所以我们就在一家不知是印度人还是土耳其人开的小货铺买了两包泡面晚上随便对付了一下。

2019 UK Ireland 游记 (八)

2019年2月12日 周二

今天第一个目的地是丘吉尔战时博物馆,网上评价很高。它其实是丘吉尔当年二战时候的战时办公室,为了防止德国人的轰炸,在地下室里面办公。同时这也是战时指挥所,所有的信息都汇总到这里,热线电话则连接美国白宫。丘吉尔的童年也说不上很幸福,虽然出身名门,第一次竞选公职,也是靠着他堂兄弟的赞助。地图室的三块方糖挺有意思的,有一个军官最后一天在这里上班的那天早上,老婆在他口袋里放了三块方糖。结果二战胜利后,他把方糖留在了地下室里,关上门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一直到九十年代地下室重新被打开筹备博物馆的时候,才重新发现着三块糖的痕迹。此外,博物馆有个录像反复播放丘吉尔葬礼,每次看到再伟大的人也会离开人世总要唏嘘一番。

Churchill War Rooms
Churchill War Rooms
Churchill War Rooms

前往丘吉尔战时博物馆要路过San James Park,里面的小松鼠真可爱,也不怕人。旁人给我几颗长生果,我也学着样招来几只松鼠,感觉非常萌。

Cute Squirrel, S’t James Park

下午搭红色巴士去了大英博物馆,参观了King of Assyia亚述王特别展。由于对亚述王这段历史了解不多,所以感受不是特别深。之后去看了常设展,巨大的展厅在有限的时间内也无法面面俱到,只能匆匆的参观了一下中国馆。对大英博物馆印象最深的反而是那个中庭,和卢浮宫异曲同工,大面积透明的顶棚贪婪的吸收着阳光,区别是卢浮宫大厅在地下,而大英是在地上。

The Central Hall of British Museum

晚上的计划是观看音乐剧《悲惨世界》,换完票后看时间还多,就在边上的唐人街吃了PHO作为晚饭。点单的时候发现居然没有火车头,哈哈。不过那个牛肉真是好吃,让我们浸润了一个多星期西餐的胃大呼过瘾。

Les Miserables – Queen’s Theatre

进入皇后剧院,环顾四周发现其实挺小的,音响效果则是绝佳。情节其实滚瓜烂熟了,主演的演技和声色也是非常棒,特别是那个小男孩,俏皮的可以。

Inside of Queen’s Theatre
The roof of Queen’s Theatre

最后那首歌听的我是热血沸腾。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Singing the songs of angry men?
It is the music of the people
Who will not be slaves again!
When the beating of your heart
Echoes the beating of the drums
There is a life about to start
When tomorrow comes!

 

演出结束走在午夜的伦敦街头,神曲一直环绕在我的脑海里,一直伴随着我回到祖国。

Queen’s Theatre

回酒店的路上看到荷兰领事馆的外墙打着郁金香的倒影随风而动,非常有趣。

荷兰领事馆外墙 郁金香光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