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叔的葬礼

2020年4月11日,早上8点,和爸爸从小区出发,前往嘉善殡仪馆参加国靖叔叔的葬礼。清明后一周,阴雨绵绵,我们一路从S4转S32顺着GPS的指引顺利抵达。

我爸爸一共四个兄弟加一个妹妹,他排行老大,国靖叔叔排行第三,却是第一个离开的。大概一个月前的3/8日,爸爸还和他通过电话,但是当天下午即遭遇不测,头部遭受严重打击,约三周后离世。他原来和阿娘住在一起,在茶陵北路的公寓里,2008年阿娘过世后,他也不住那里了(公寓后来被出售)。他先后住过双峰路的小房子,嘉兴的一个养老院,最终定居在嘉善附近的一个小区。直到发生这次意外,他一直和我爸时不时有着电话或者微信联系。

葬礼只有五人参加,我爸,排第三的叔叔,娘娘,我,和我的堂妹,排第二的叔叔在香港无法前来。仪式也很简单,爸爸简单说了几句,提到了3月8号的通话,然后就是绕遗体瞻仰一圈。由于遗体在冰柜中保存了一阵子,似乎身上有霜,而且也看的不是很清楚。不过能在这么个阴雨绵绵的江南4月,有我们几个陪同走完最后一程,也算不错了吧。

葬礼结束后,工作人员嘱咐我们把花圈放到一个角落,此时发现这个殡仪馆所在之处,形似半岛,是一条小河汇入大河的河口,三面环水,只有一条出入口,在河上还有一条县道高架而过。查了下地图,这条大河名为红旗塘,这样的位置也挺有意思的,应该有风水的考虑。

在等待遗体火化的时候,大家开始聊起了国靖叔叔的一生。说他这次开颅手术中发现有根动脉血管异常,恍然大家都觉得很多事情能够解释了,譬如他一旦急躁脸就涨得通红,还有他的脾气很倔等等。后来又谈到他的婚姻,似乎都觉得他的那个女儿不是他的。我对他的前妻有那么点印象,记得身材不高,喜欢跳舞。

大概一小时左右,遗体就火化完成了,我们去领了骨灰,放到寄存处,计划是择日再进行海葬,祝愿国靖叔叔往生不再受苦。

很多年以后,也许我们都记不得很多细节,但是我会记得这是一个江南四月烟雨弥漫的周六早晨。

另:回家前,去萨莉亚吃了顿午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