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UK Ireland 游记 (九)

2019年2月13日 周三

有两个朋友推荐了位于Notting Hill 的 Lendburry餐厅,我们早早的预定了周三中午的位子。出发时碰上了巴士掉链子,似乎没有按照预定路线行驶,越走越远了。只能下车再换一辆,结果还是没有走预定路线,庆幸的是最后一刻拐了回来。

Notting Hill, London

Lendburry看上去像札幌的Mauri,坐落在居民区中,服务生非常Decent,菜式偏向分子料理。边上一桌坐了两个似乎是东北人,用餐中看到一个衣着清凉的东方女子,想来应该是中国名媛,看起来这是个网红店无疑了。

Ledbury Restaurant – Notting Hill, London

用完午餐,沿着Notting Hill一路走向Kensington Palace,路上又见到了松鼠老朋友。走到Kensington正门发现已经错过开放时间,索性继续往前穿过肯辛顿花园,一看就是我们住的酒店。原来我们下榻的地方距离凯特王妃寝宫不超过2英里的距离。

Kensington Gardens
Kensington Gardens
Baglioni Hotel London

看时间还早,我们坐车去了V&A,参观了Dior设计展。特展当日门票早已售完,幸好我们有Baglioni的特别入场券才得以顺利入场。原以为就是一个普通的成衣设计展,结果三观完全被颠覆,对时尚的理解打开了一个新的视角。Dior除了对服装的款式,对服装的材质也有深入的研究。很多的款式并非天马行空,而是基于材质的特性做发挥。时尚本身也是一种文化,而非空中楼阁般的脱离大众,例如早期Dior设计的衣服都是Ready to Wear的。Dior之后的那些设计师,除了YSL还有些Dior的影子,其他看来都偏离了他原先的轨道,也许随着时代的变化,能够屹立与时尚圈而不倒的确是需要做些妥协吧。

V&A – Christian Dior: Designer of Dreams
V&A – Christian Dior: Designer of Dreams
V&A – Christian Dior: Designer of Dreams
Victoira and Albert Museum

结束后我们准备坐巴士回家,不靠谱的巴士系统让我们寒风中等了很长时间,看来今天不是个好日子。午饭吃的比较饱,所以我们就在一家不知是印度人还是土耳其人开的小货铺买了两包泡面晚上随便对付了一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