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UK Ireland 游记 (十)

2019年2月14日 周四

今天计划一早去牛津,结果土猫发现之前借来的牛津校友卡落在家了里。早上也不顺,吃完早饭已经走出Hotel突然肚子疼,只能回来上个厕所休息了一阵子。等体力恢复了再加上心有不甘,10点多又出发了。坐了公交车下来又走错了路,好不容易到了Marylebone车站,在售票机上耽搁了一会眼睁睁错过一班列车。土猫说老天爷这么阻止我们是不是就不去了,我说不行,事后证明排除万难的获得的回报都是值得的。

终于坐上火车后看到一个红衣服的老外和几个中国人讨论留学的学校选择,后来知道他们都是比斯特购物村雇佣的导览员,帮助你购票和上车。伦敦到牛津车程一个小时不到,车厢里大多数人都在比斯特购物村下车了,到了牛津下车的反而不多。

Oxford Pathway, Oxford

出了火车站我们就去了Natural Science Museum, 这是此行第三个类似的博物馆,结果让我们大呼过瘾。人类学的展馆让我们俩是流连忘返,陈设的展品相当紧凑而又有逻辑性,譬如人类是如何对待战败者的(对手下败将头骨的处理);爱斯基摩人由于没有化工产业,所以他们拿鲸鱼的肠衣做成雨衣来挡风遮雨;各个时期欧洲武士盔甲的真实再现。此时突然想到为什么我们会觉得欧洲的古装戏好看,为什么类似《权利的游戏》之类的古战场美工会那么好,因为他们有那么多人做专题研究,成果就直接拿来被美工发挥使用,效果自然逼真了。而中国的电影很多时候欠缺这一点,和人类学在中国不发达也有关系。

The Hall, Oxford University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Chalk Kulap Figures – Oxford University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Women Cloak – Oxford University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出了博物馆,对面就是College Keble,看介绍成立于1870年。红砖宿舍围绕的下沉式草坪让人觉得静逸无比,坐在石凳上晒着太阳也陷入流连忘返的境界。听说食堂非常有趣可惜无缘进入。

Keble College, Oxford
Keble College, Oxford

出了大门,沿着Museum Road一路向前,路过Queens Lane从叹息桥下穿过,看到一个帅小伙子骑着自行车准备进入院子,里面的美女顺手帮他开门,然后两人对视一笑擦肩而过,让人觉得生活是多么的美好。

Lovely house, Oxford
Museum Road, Oxford
Bridge of Sighs, Oxford
Queen’s Lane, Oxford

下一个目的地是Magdalen学院,王尔德念书的学院,名头很大,但是感觉没有Keble平易近人,还要收门票。我们想找Old Kitchen 吃下午茶,发现他只提供咖啡和酒,悻悻然只能另觅他处。

Magdalen College, Oxford
Magdalen College, Oxford

走到Queen’s lane coffee 点了一份英国国菜,Fish and Chips作为我们的情人节晚餐,味道超过我们的预期。

Queen’s lane coffee – Oxford, UK
Fish and Chips – Queen’s lane coffee

此时距离回程火车还有2个多小时,正想着如何打发,偶然在Google上发现7点有一场Talk, 由Maria Blanco教授主讲的“The Art of Old Age”。看起来是关于考古的主题,后来发现其实是关于文学的。Maria是一位拉丁裔,文学系出生。一小时的讲座在半小时后略显枯燥,按土猫的说法这也是一个掉书袋的教授,不过能在牛津听一场讲座也算一个有趣的经历吧。

Lecture – The Art of Cold Age, by Dr. Maria Blanco

去往火车站的路上路过好几家书店都关门了,只有WaterStone还开着,顺便买了本克洛普的传记。看来延长营业时间和加入连锁是一家书店的生存必须之路啊。

Queen’s Lane in the night – Oxford, UK
Queen’s Lane in the night – Oxford, UK

回程的火车停在London Paddington 车站,帕丁顿熊出没的地方。转地铁的时候看到Don McCullin 的摄影展广告,一旁的路人极力向我们推荐他,说他是一个非常好的摄影师。算了下时间安排我们也只有在周六早上有档期了。

Don McCullin

2019 UK Ireland 游记 (七)

2019.2.11 周一

在伦敦第一天,睡醒后先去享用早餐。一开始有点失望,只有一些西点和水果,说好的Full English Breakfast呢?后来才发现,那本点餐的单子是供免费享用的,接下来一周我们换着花样点了pan cake, waffer, toast, fried egg等等等等。

Breakfast, Baglioni Hotel
Breakfast Area, Baglioni Hotel

用完早餐准备出门前刷微博偶然发现Science Museum正在举办关于末代沙皇的特展,马上下单预定。出门的时候阳光明媚,心情大好。开着地图,Science Museum,National history museum 和 V&A三个紧挨着,徒步10分钟左右,所以就迈开步子出发了。途中路过伦敦经济学院,感叹老牌资本主义国家还是非常发达的。

Morning Sunshine, London

末代沙皇展让人看得大呼过瘾,很多资料都是第一次公布。想想沙皇一家也是蛮可怜的,人生一直在走下坡路,直至最后在叶卡捷琳堡被处决。很多事情也并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沙皇家族的命运和对皇后生育继承人的压力,各种大臣的不给力(如果他有一个丘吉尔一样的强力助手也许历史就不一样了),都有关系。最终让皇室远离政治中心也逐渐被抛弃,即便在欧洲的皇室亲戚们也无能为力。

The Last Tsar, Blood and Revolution

参观完沙皇展,来到Science Museum的本馆。其中的数学馆非常有意思,完全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枯燥,让我印象最深的是The Philips Machine – MONIAC。它用水箱和水泵模拟了一个经济周期,税收/公共基建/财政 间的关系被通俗易懂的阐述,然后用水流来演示经济的循环是否有效,创意令人叹为观止。整个展馆处处能激发人的想象力,连土猫这个文科生都对数学感兴趣了。

出了Science Museum, 拐个弯就到了National History Museum。这个博物馆最出名的就是巨大的恐龙展厅,延安东路那个上海自然博物馆老馆就是借鉴他的布局。可是我们一开始走到了地质部分,觉得十分枯燥,差点准备走了,还好在最后一刻找到了大恐龙,也看到了恐龙的专题展。总体感觉很震撼,因为是免费的,所以人多嘈杂,参观路线也比较杂,体验没有收费展览那么好。

自然博物馆马路对面就是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此时我们已经耗尽了所有的气力,坐了一会儿就走了。里面有个特别展,Dior设计展,吸引了我们的兴趣,正好Baglioni酒店送了两张免费的券,我们只能过几天再来。接着我们又徒步回到酒店,后来发现有巴士可以坐,还能用7日券。

晚饭在COTE Kensington 用的,吃的是套餐。但是两个人拿了两张不同的套餐餐单,所以阴差阳错点了两个不同价格的。边上的老伯伯似乎是常客,一个人自言自语有时候还盯着我们看。右边两个女孩在看上去非常high的在交流,等我们用餐完毕的时候,整个餐馆是熙熙攘攘座无虚席。

COTE Kensington, Lodon
COTE Kensington, London
COTE Kensington, London

 

2019 UK Ireland 游记 (三)

2019.2.7 周四

今天早餐选了白布丁,味道似乎没有黑布丁那么咸,而昨天才到的行李又被打包完毕寄存在前台。退房后步行前往吉尼斯啤酒博物馆,一路穿过都柏林MOMA的草坪觉得精神气爽。之前有过犹豫是不是要参观啤酒博物馆,因为参观过捷克皮尔森和青岛啤酒厂,怕都是些重复的内容,进去后觉得不虚此行。Guiness 是把生意拓展出了啤酒的范畴,涉足广告/餐饮/体育等各个邻域。互动式的展示也非常新颖和有趣,让人流连忘返。顶楼的酒吧有点人满为患,匆匆而过就下来了。午饭则在1837餐厅享用了生蚝和黑啤,用餐时一只海鸥不断在窗台上和我们打招呼,讨要面包。

MOMA in Dublin
Dublin
Dublin Bus, Guinness Storehouse
Guinness Storehouse
Guinness Storehouse
Beer Taste Room, Guinness Storehouse, Dublin
1837 Bar&Brasserie, Guinness Storehouse
Guinness Stout, Guinness Storehouse
Non-alcohol Beer, Guinness Storehouse
Oyster, 1837 Bar&Brasserie, Guinness Storehouse
1837 Bar&Brasserie, Guinness Storehouse
1837 Bar&Brasserie, Guinness Storehouse
1837 Bar&Brasserie, Guinness Storehouse
Dublin, Ireland
Seagull, Dublin

从啤酒博物馆出来,搭了一辆巴士回到酒店。此时发现一日券似乎刚刚开始生效,让人有点费解。后来才知道是在坐LUAS的过程中必须上下车各刷一次卡,否则就算没有搭过车。拿好行李就出发前往Connolly 火车站,路过O’Connell  大街的邮政总局投寄了明信片。总局就是有总局的派头,空间宏大,顾客也很多,看起来邮政业务还是挺繁荣的。随后去了Hodges Figgis,一家有着200年历史的书店。不过收银条写的却是是waterstone,看来实体书店还是要投入连锁的怀抱才能生存。网上查了一下waterstone是英伦最大的连锁书店,每家店铺都有很高的自主经营权,各有各的特色,我猜如果没有特色千篇一律估计就干不过amazon了吧。

Hodges Figgis, Dublin
Inside GPO, Dublin

来到火车站时间还早,就在咖啡店小坐了一会儿。都柏林北上贝尔法斯特的火车有一段是沿着海边开的,只是出发时候太阳已经开始下山,也没看见什么风景。

到了贝尔法斯特,犹豫是不是要叫Uber,看着google map显示步行只需10分钟就坐了11路电车,结果到了hotel由于大风的关系手被吹的冰凉冰凉。入住的AC Hotel Belfast by Marriott隶属万豪集团,用了积分入住,check in也是顺风顺水,房间不错设施都挺新的。窗外就是码头,空气很干净,有点类似北海道温莎酒店的感觉。

晚上在酒店用了晚餐,肚子有点涨,应该还是时差没有倒过来。

2019 UK-Ireland 游记 (一)

2019.2.5 周二
凌晨2点睡梦中接到俄航电话,通知航班推迟到下午13:30出发。马上起来查询下一程能否接上,因为转机时间由3个小时缩短到1个小时多一点, 非常紧张,查了flightradar历史数据这班飞机经常比标准时间早到半小时,稍微感到放松些。继续睡了一会儿起来看利物浦和西汉姆的英超直播,想想几天后就会去现场看球心情有点小激动。 8点半礼宾车准时到达,到了机场人不算多,快速通过自助安检后,直接用浦发龙腾点数去了寰亚休息室用午餐。

下午飞机比预定时间又晚了半小时起飞,俄航超级经济舱除了不能平躺,基本空间还是蛮宽敞的。一路上看了波西米亚狂想曲和关于beatles的纪录片,感叹没有不悦耳的音乐,只有不好听的耳机。以后飞入天堂,只求带一副悦耳的耳机即可。

到了莫斯科后,感觉还是和多年前一般的乱。转机安检口像个菜市场,好不容易过了还要走20分钟路程转另外的航站楼,就没有时间去贵宾室休息,马上登机出发了。飞机滑行的时候看见一辆行李车缓缓的开到登机桥,心想不会是我的行李没赶上吧,后来竟不幸言中。。。

莫斯科到都柏林飞行4个小时,感觉有点崩溃,从超经换到经济舱空间变小了不适应,伙食也非常一般。在都柏林入境时,签证老伯伯问了好多问题,为什么来爱尔兰/为什么坐俄航/你们做什么工作的/要去哪些城市/什么时候回去,等等等等。还好我们面善,一路过关,但是等了半天发现行李没有到,多年来第二次碰到此类问题, 直接在柜台登记后确认幸好行李没有丢,只是在莫斯科没来得及上飞机,估计就在我当时看到的那辆行李车上。

一番耽搁后出机场后发现WHsmith也关了门,无法够买Luas One day pass, 幸好英明的定了接机服务。一路疲惫的情况下,能有人接机的体验还是不错的。出租车穿过冬日夜晚的都柏林街头,temple bar看上去挺安静的。折腾了一天到了hilton hotel就直接睡了。Hilton住宿用积分换了2个晚上,大部分是去年10月在日本攒的。

 

给了你一个怀旧的机会

1991年小虎队发行了专辑“爱”,在A面第一首开始之前,有一段模拟FM调台的效果模拟。这在当时属于非常的前卫,在普遍使用walkman的年代里,很容易让人误以为自己没有在收听卡带而抱怨FM信号不好。于是,在静安寺的新华书店音像部硕大的帅帅的小虎队海报下面,有一行小字“本卡带开头的是艺术效果,而非质量问题”云云。那个年代,就是让人挥挥手也挥不去的卡带九块八的年代。

九块八的卡带都是引进版,所谓的正版,都有‘文录音’编号和彩色盒套的。还有一类,是属于地下的,封套都是被拷贝了n手以后呈现的低劣的灰度感,虽然没有五十度。磁带本身质量参差不齐,高档的有TDK,入门款有杭州的大自然。磁带上的音乐,则是在其他地方听不到的香港,台湾和欧美的靡靡之音,或嘈杂强烈的重金属音乐,又或者是介于两者之间和之外的异端音乐。这类卡带,有个公认的别号,叫“拷带”。拷带就象猜火车里面的马桶,给整整一带人打开了通往墙外音乐世界的通道,也孕育了十多年以后的一批批文艺大叔和文艺婶婶们。IONTAPEEXPRESS1_

拷带最集中的交易地,就是延安中路茂名南路路口,现在的高架桥下面的某处。当年的高帅富门都是先逛中唱,,然后来到门外的小龙堂和拷兄们切磋拷带,而吾等囊中羞涩的吊丝则只能死认拷带而无其他选择。

时光如梭,飞逝入剑,一转眼来到21世纪10年代,复古的人们对LP乐此不疲,而对卡带则无人问津。要感谢TAPE EXPRESS,他能让我重温耳机里面卡带所独有的晃晃悠悠的颤音,同时又能把声音录成MP3. 对的,这台长的和walkman一模一样的机器只是多了一个USB口而已。现在你听到的,就是来自于拷带的音乐,出自黄耀明的专辑‘借借你的爱’。

TAPE EXPRESS,给了你一个怀旧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