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UK Ireland 游记 (八)

2019年2月12日 周二

今天第一个目的地是丘吉尔战时博物馆,网上评价很高。它其实是丘吉尔当年二战时候的战时办公室,为了防止德国人的轰炸,在地下室里面办公。同时这也是战时指挥所,所有的信息都汇总到这里,热线电话则连接美国白宫。丘吉尔的童年也说不上很幸福,虽然出身名门,第一次竞选公职,也是靠着他堂兄弟的赞助。地图室的三块方糖挺有意思的,有一个军官最后一天在这里上班的那天早上,老婆在他口袋里放了三块方糖。结果二战胜利后,他把方糖留在了地下室里,关上门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一直到九十年代地下室重新被打开筹备博物馆的时候,才重新发现着三块糖的痕迹。此外,博物馆有个录像反复播放丘吉尔葬礼,每次看到再伟大的人也会离开人世总要唏嘘一番。

Churchill War Rooms
Churchill War Rooms
Churchill War Rooms

前往丘吉尔战时博物馆要路过San James Park,里面的小松鼠真可爱,也不怕人。旁人给我几颗长生果,我也学着样招来几只松鼠,感觉非常萌。

Cute Squirrel, S’t James Park

下午搭红色巴士去了大英博物馆,参观了King of Assyia亚述王特别展。由于对亚述王这段历史了解不多,所以感受不是特别深。之后去看了常设展,巨大的展厅在有限的时间内也无法面面俱到,只能匆匆的参观了一下中国馆。对大英博物馆印象最深的反而是那个中庭,和卢浮宫异曲同工,大面积透明的顶棚贪婪的吸收着阳光,区别是卢浮宫大厅在地下,而大英是在地上。

The Central Hall of British Museum

晚上的计划是观看音乐剧《悲惨世界》,换完票后看时间还多,就在边上的唐人街吃了PHO作为晚饭。点单的时候发现居然没有火车头,哈哈。不过那个牛肉真是好吃,让我们浸润了一个多星期西餐的胃大呼过瘾。

Les Miserables – Queen’s Theatre

进入皇后剧院,环顾四周发现其实挺小的,音响效果则是绝佳。情节其实滚瓜烂熟了,主演的演技和声色也是非常棒,特别是那个小男孩,俏皮的可以。

Inside of Queen’s Theatre
The roof of Queen’s Theatre

最后那首歌听的我是热血沸腾。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Singing the songs of angry men?
It is the music of the people
Who will not be slaves again!
When the beating of your heart
Echoes the beating of the drums
There is a life about to start
When tomorrow comes!

 

演出结束走在午夜的伦敦街头,神曲一直环绕在我的脑海里,一直伴随着我回到祖国。

Queen’s Theatre

回酒店的路上看到荷兰领事馆的外墙打着郁金香的倒影随风而动,非常有趣。

荷兰领事馆外墙 郁金香光影

叔叔的葬礼

2020年4月11日,早上8点,和爸爸从小区出发,前往嘉善殡仪馆参加国靖叔叔的葬礼。清明后一周,阴雨绵绵,我们一路从S4转S32顺着GPS的指引顺利抵达。

我爸爸一共四个兄弟加一个妹妹,他排行老大,国靖叔叔排行第三,却是第一个离开的。大概一个月前的3/8日,爸爸还和他通过电话,但是当天下午即遭遇不测,头部遭受严重打击,约三周后离世。他原来和阿娘住在一起,在茶陵北路的公寓里,2008年阿娘过世后,他也不住那里了(公寓后来被出售)。他先后住过双峰路的小房子,嘉兴的一个养老院,最终定居在嘉善附近的一个小区。直到发生这次意外,他一直和我爸时不时有着电话或者微信联系。

葬礼只有五人参加,我爸,排第三的叔叔,娘娘,我,和我的堂妹,排第二的叔叔在香港无法前来。仪式也很简单,爸爸简单说了几句,提到了3月8号的通话,然后就是绕遗体瞻仰一圈。由于遗体在冰柜中保存了一阵子,似乎身上有霜,而且也看的不是很清楚。不过能在这么个阴雨绵绵的江南4月,有我们几个陪同走完最后一程,也算不错了吧。

葬礼结束后,工作人员嘱咐我们把花圈放到一个角落,此时发现这个殡仪馆所在之处,形似半岛,是一条小河汇入大河的河口,三面环水,只有一条出入口,在河上还有一条县道高架而过。查了下地图,这条大河名为红旗塘,这样的位置也挺有意思的,应该有风水的考虑。

在等待遗体火化的时候,大家开始聊起了国靖叔叔的一生。说他这次开颅手术中发现有根动脉血管异常,恍然大家都觉得很多事情能够解释了,譬如他一旦急躁脸就涨得通红,还有他的脾气很倔等等。后来又谈到他的婚姻,似乎都觉得他的那个女儿不是他的。我对他的前妻有那么点印象,记得身材不高,喜欢跳舞。

大概一小时左右,遗体就火化完成了,我们去领了骨灰,放到寄存处,计划是择日再进行海葬,祝愿国靖叔叔往生不再受苦。

很多年以后,也许我们都记不得很多细节,但是我会记得这是一个江南四月烟雨弥漫的周六早晨。

另:回家前,去萨莉亚吃了顿午饭。

2019 UK Ireland 游记 (七)

2019.2.11 周一

在伦敦第一天,睡醒后先去享用早餐。一开始有点失望,只有一些西点和水果,说好的Full English Breakfast呢?后来才发现,那本点餐的单子是供免费享用的,接下来一周我们换着花样点了pan cake, waffer, toast, fried egg等等等等。

Breakfast, Baglioni Hotel
Breakfast Area, Baglioni Hotel

用完早餐准备出门前刷微博偶然发现Science Museum正在举办关于末代沙皇的特展,马上下单预定。出门的时候阳光明媚,心情大好。开着地图,Science Museum,National history museum 和 V&A三个紧挨着,徒步10分钟左右,所以就迈开步子出发了。途中路过伦敦经济学院,感叹老牌资本主义国家还是非常发达的。

Morning Sunshine, London

末代沙皇展让人看得大呼过瘾,很多资料都是第一次公布。想想沙皇一家也是蛮可怜的,人生一直在走下坡路,直至最后在叶卡捷琳堡被处决。很多事情也并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沙皇家族的命运和对皇后生育继承人的压力,各种大臣的不给力(如果他有一个丘吉尔一样的强力助手也许历史就不一样了),都有关系。最终让皇室远离政治中心也逐渐被抛弃,即便在欧洲的皇室亲戚们也无能为力。

The Last Tsar, Blood and Revolution

参观完沙皇展,来到Science Museum的本馆。其中的数学馆非常有意思,完全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枯燥,让我印象最深的是The Philips Machine – MONIAC。它用水箱和水泵模拟了一个经济周期,税收/公共基建/财政 间的关系被通俗易懂的阐述,然后用水流来演示经济的循环是否有效,创意令人叹为观止。整个展馆处处能激发人的想象力,连土猫这个文科生都对数学感兴趣了。

出了Science Museum, 拐个弯就到了National History Museum。这个博物馆最出名的就是巨大的恐龙展厅,延安东路那个上海自然博物馆老馆就是借鉴他的布局。可是我们一开始走到了地质部分,觉得十分枯燥,差点准备走了,还好在最后一刻找到了大恐龙,也看到了恐龙的专题展。总体感觉很震撼,因为是免费的,所以人多嘈杂,参观路线也比较杂,体验没有收费展览那么好。

自然博物馆马路对面就是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此时我们已经耗尽了所有的气力,坐了一会儿就走了。里面有个特别展,Dior设计展,吸引了我们的兴趣,正好Baglioni酒店送了两张免费的券,我们只能过几天再来。接着我们又徒步回到酒店,后来发现有巴士可以坐,还能用7日券。

晚饭在COTE Kensington 用的,吃的是套餐。但是两个人拿了两张不同的套餐餐单,所以阴差阳错点了两个不同价格的。边上的老伯伯似乎是常客,一个人自言自语有时候还盯着我们看。右边两个女孩在看上去非常high的在交流,等我们用餐完毕的时候,整个餐馆是熙熙攘攘座无虚席。

COTE Kensington, Lodon
COTE Kensington, London
COTE Kensington, London

 

2019 UK Ireland 游记 (六)

2019.2.10 周日

昨天是liverpool fc day,今天则是Beatles Day。在Greegg吃完早饭,我们就往Albert Dock进发了。一路上都是类似外滩一般的大楼,看起来利物浦祖上也是阔过的,从二战被德国人轰炸后才一蹶不振了。

Dale Street, Liverpool

Albert Dock, Liverpool

默西塞德河边上的风是大到要把人连根拔起,我们在Beatle四个人的雕像前留念后,即沿着河边一直走向Albert Dock. 今天第一个日程是Beatles Mystery Tour, 在大冬天坐在有暖气的巴士上听老爷爷讲Beatles还是很有意思的。一条不起眼的街道Penny Lane,幼时Paul每天上课都会路过,这首歌其实也就是写他的一些见闻,理发店门口的相片,拐角处银行门口的摩托车等等。 不过从老伯伯的口中婉婉道来,视野也随着大巴前行,十足的画面感,让人印象深刻。几年前计划英国行的时候就读过Beatles的传记,那四个人也是和我父亲差不多岁数,都是产业工人的孩子,在当时也算是中产阶级了。Beatles的成功离不开他们的经纪人艾伯斯坦,一个起初在利物浦经营家具店的犹太商人。当老艾伯斯坦觉得他们的邻居经营的唱片行不错的时候,就把店铺收购了,交由小儿子经营。犹太人骨子里流淌的经商血液显露无疑,艾伯斯坦也是大显身手长袖善舞把Beatles一举捧红,当然这和Fab 4自身的努力和天赋也有关系。此后大巴又把我们带到了Geogre Harrison的故居,Paul MaCatrny 小时候住的房子, 咪咪阿姨的故居和Strawberry Field。冬日的阳光下听着Beatles的音乐度过了美好的2个小时。

Magical Mystery Tour – Liverpool

On the BUS of Mystery Tour
Old town, Liverpool
Penny Lane, Liverpool

大巴随后把我们放到了Liverpool ONE购物中心, 午饭来到了靠近Cavern Club拐角的一家餐厅。看起来Beatles是利物浦最大的IP,这家餐厅也不例外。餐厅里用餐的人不是很多,过了一会儿来了很多吃下午茶的。

用完午餐,再回到Albert Dock参观Beatles Story Museum。这座坐落在地下室的博物馆,真实还原了Carven Club以及一些其他当时的场景。以前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几个英国西北部产业工人的孩子能在美国大红特红,这个展览部分解答了这个问题。他们在汉堡的艰苦岁月,被他们自称之为800小时的魔鬼训练,外加当时的观众很大一部分是美军士兵。所以他们在磨练表演技能的同时,对美国人的品味了如指掌,再加上扎实的台风,一个犹太裔的经纪人,和婴儿潮的诞生,不红也是没有天理啊。可惜的是纪念品没有想象的那么有吸引力,本以为可以买些的。

The Beatles Story – Liverpool

The CAVERN Club – The Beatles Story
Beatles Rule! – The Beatles Story
The White Room – The Beatles Story

博物馆出来就结束了两天的利物浦之旅,回Aloft取行李,路过Liverpool FC sourvniour store买了一个冰箱贴。拿好行李就步行前往Lime street station 搭火车前往伦敦。此行买了维珍火车的First Class, 所以有louge可以享受,可惜今天是周日7点就关门了,只在里面坐了15分钟补充了一些干点和咖啡,稍微小憩了一下。火车非常干净,宽敞,头等舱有免费三明治/饮料,如果是平日还有hot dish。

First Class of Virgin Train

到了伦敦,买了7days rail pass,搭了著名的伦敦taxi来到位于肯辛顿边上的酒店。这么晚了居然还堵车,后来发现是Royal Albert Hall有演出。入住时前台老伯伯话非常多,和我们聊的甚欢。到了房间发现居然有壁炉,相当赞,可惜口袋里没有零钱,无法给小费。

2019 UK Ireland 游记 (五)

2019.2.9 周六

今天是利物浦主场比赛日,来英国有一半的目的就是来看这场球的。由于我们的Marriott金卡Hotel不免费提供早饭,早上就只能出来自己解决。走出旅馆看到边上一家叫Shiraz的店里看起来是土耳其人开的,坐下看到菜单也提供Full English Breakfast。不一会儿整个店里人就满了,多数穿着利物浦队衣或是戴着围巾,时刻提醒大家今天是比赛日。早餐量非常大我们没吃完很不好意思,看到边上英国人也没吃完,罪恶感瞬间轻了许多。

Breakfast at Shiraz Restaurant, Liverpool
Shiraz restaurant, Liverpool

出门拦了辆Uber去安菲尔德球场,路上看到太阳下的英国乡村,感觉甚是温馨。司机知道我们去看球,也是滔滔不绝,还顺便和我们介绍了埃弗顿,说利物浦70%是利物浦球迷,30%粉埃弗顿。到了球场,直观感觉虽然可以容纳5万人,但觉得还是小,和虹口以及费内巴切的主场差不多。气温虽然不低,风还是非常大,有点后悔衣服穿少了。

Road to Anfield, Liverpool

来到Visitor Center兑换了match day tour,进入了梦寐以求的球员通道,以及”This is Anfield”图腾,在几小时后克洛普指挥比赛的教练席,采访角和新闻发布会厅都留下了我的痕迹。最后来到了LFC Story Museum,资料非常丰富,当然没有巴萨那么大。随后去了边上的纪念品商店,土猫看中一顶红色的帽子却没货,心有不甘就从展示模特上拿了全场唯一一顶下来。出发前考虑了好久要不要买Hospality还是加入会员抢票,后来还是下决心直接买了The Sandon的套票。来到了The Sandon,上了2楼拿了球票,也吃了一顿普通的饭,费用含在套餐里面的。原来以为这场这么热销是因为遇上了春节被中国人买空了,结果一看周围全是欧洲大陆来的非英国人,看来英超的市场做的真好。餐厅现场电视转播的是曼联的比赛,大家脏话连篇,毫无疑问都是 真 球迷。

Matchday Tour at Anfield Stadium, Liverpool
Main Stand of Anfield Stadium, Liverpool

 

 

Souvenir Shop of Liverpool FC
Jurgen Klopp with Buwatch, Liverpool
Press room at Anfield Stadium
Inside Anfield, Liverpool
The SANDON at the corner, Liverpool
Inside The Sandon, Liverpool

酒饱饭足,就像球场进发了,在YNWA的大门前照例打卡拍照留念。进了球场,发现我们的看台是安菲尔德路看台,边上还有一个客队球迷区。 热身的时候看到利物浦主教练克洛普一直盯着伯恩茅斯看, 完全不关注自己球队。

Match day with Bournemouth on Feb 9, 2019, Liverpool

比赛开始后,歌声缭绕,声势感人。开局阶段有点沉闷,球迷也有少量的嘘声和不耐烦。好在马内及时破门,杜牧又通过挑射锦上添花,进攻面对的又是我们所在的看台,让人大饱眼福。中场休息时候去上了个厕所,还没来得及赶回来,埃及爸爸萨拉赫又进了一个,全场沸腾,最终全场比赛3:0完胜对手。

Sir Kenny Dalglish Stand, Liverpool

比赛结束后我们又回到The Sandon吃了三明治和少量蛋糕,然后就是噩梦的开始,因为球场周围交通近乎瘫痪,UBer加价几次都没有车,身边没有英镑又无法坐巴士,只能徒步往市中心走,路上看到利物浦球队的巴士也堵在那儿。在走了近半小时后,才有uber车愿意来,还要加价50%,土猫非常不满生气了。

 

回到了Aloft,打开google寻找周围的自助洗衣店,找到一个PRIMA可以用信用卡。结果试了三张信用卡,招行不行,中行不行,还是浦发付款成功,深深庆幸带了几张备用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