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UK-Ireland 游记 (一)

2019.2.5 周二
凌晨2点睡梦中接到俄航电话,通知航班推迟到下午13:30出发。马上起来查询下一程能否接上,因为转机时间由3个小时缩短到1个小时多一点, 非常紧张,查了flightradar历史数据这班飞机经常比标准时间早到半小时,稍微感到放松些。继续睡了一会儿起来看利物浦和西汉姆的英超直播,想想几天后就会去现场看球心情有点小激动。 8点半礼宾车准时到达,到了机场人不算多,快速通过自助安检后,直接用浦发龙腾点数去了寰亚休息室用午餐。

下午飞机比预定时间又晚了半小时起飞,俄航超级经济舱除了不能平躺,基本空间还是蛮宽敞的。一路上看了波西米亚狂想曲和关于beatles的纪录片,感叹没有不悦耳的音乐,只有不好听的耳机。以后飞入天堂,只求带一副悦耳的耳机即可。

到了莫斯科后,感觉还是和多年前一般的乱。转机安检口像个菜市场,好不容易过了还要走20分钟路程转另外的航站楼,就没有时间去贵宾室休息,马上登机出发了。飞机滑行的时候看见一辆行李车缓缓的开到登机桥,心想不会是我的行李没赶上吧,后来竟不幸言中。。。

莫斯科到都柏林飞行4个小时,感觉有点崩溃,从超经换到经济舱空间变小了不适应,伙食也非常一般。在都柏林入境时,签证老伯伯问了好多问题,为什么来爱尔兰/为什么坐俄航/你们做什么工作的/要去哪些城市/什么时候回去,等等等等。还好我们面善,一路过关,但是等了半天发现行李没有到,多年来第二次碰到此类问题, 直接在柜台登记后确认幸好行李没有丢,只是在莫斯科没来得及上飞机,估计就在我当时看到的那辆行李车上。

一番耽搁后出机场后发现WHsmith也关了门,无法够买Luas One day pass, 幸好英明的定了接机服务。一路疲惫的情况下,能有人接机的体验还是不错的。出租车穿过冬日夜晚的都柏林街头,temple bar看上去挺安静的。折腾了一天到了hilton hotel就直接睡了。Hilton住宿用积分换了2个晚上,大部分是去年10月在日本攒的。

 

土耳其之随便谢谢3

 

Istanbul without Sunshine

早上4点匆匆睡下,醒来发现才只有7点。从卧室往外看到一个阴沉沉的伊斯坦布尔,没有阳光,似乎大家都沉浸在睡梦中。

过了一会儿蛋糕女也起来了,洗漱一阵后就开始了第一天的游览。一出门肚子饿的慌,所以就先找了家餐厅垫垫肚子。餐厅的名字是Yeni Restaurant,在独立大街边上的巷子里。独立大街这时候略微恢复了熙熙攘攘的样子,可是和后来周末的架势比起来还是小巫见大巫啊。

在餐厅落座后,环顾四周看不到什么东亚人面孔,也没有包头巾的穆斯林。食物有点出乎意料的适合我们的胃,曾经我们担心吃不惯土耳其烤肉而考虑自带大米,现在看来是多虑了。特别是最后的甜点,那是又甜又好吃,让蛋糕女不怎么喜欢吃甜食的人也赞不绝口。

Yeni Restaurant
Chicken @ Yeni Restaurant
Soup @ Yeni Restaurant
Dessert in Yeni Restaurant
Dessert in Yeni Restaurant

土耳其之旅随便写写2

土航往返东亚的航班时刻都是便于转机欧洲大陆,对直达的游客不太友好,到达和离开的时间都是凌晨,且价格很少打折。据说当年额尔多安苏丹以瓦良格号为筹码要求中国开放对土耳其自助游,如此想来也可以理解为什么机票贵了,因为政府不补贴啊。。。

浩浩荡荡一飞机的人到达入关处就少了一半,出了海关以后只有聊聊几个。大半夜的在机场就叫了Uber,居然顺利有人接单了。等了一会,来了辆车,再三确认是UBER后就上车出发。然后奇遇开始了,司机问我们去哪里,我们说UBER不是已经输入了么?一番交锋发现这是辆假UBER,幸好还比较讲理,把我们送回了机场。此时一群司机围上来,情绪慢慢激烈地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话。在我联系UBER司机的时候,一个机场工作人员好心的告诉我们司机们在吵得不可开交,让我们快快离开为好。那边UBER司机直接说无法前来,因为机场不让运营&¥*&%。事已至此,只能硬着头皮走向出租车候车区随便找了一辆再次出发,同时airbnb的房东助理建议我们打开Google导航,以便在司机绕路的时候即使指出。结果司机果然绕了一圈金角湾,不过后来看在挺负责的把我们送到了目的地的份上,还是给了小费(其实是找零)。

凌晨4点的伊斯坦布尔,4am in Taxi, Istanbul
凌晨4点的独立大街,İstiklâl [email protected]

 

土耳其之旅随便写写1

去土耳其之前,怕父母担心,把计划隐藏了很长时间。潜意识里自己还是觉得有点担心局势不稳,回来后才发现,2016/2017两年的确是非常动荡。机场机枪扫射死亡46人,独立大街爆炸死亡8人,索菲亚博物馆前有恐怖分子袭击,还有牵涉维族人的夜总会枪击案。耳闻不如一见,到了以后发现这就是一个多元化的欧洲大都市,也不比巴黎更乱,详细见闻,容我慢慢道来。

为了节省路费,我们走了一条不常有的线路,从东京转机。日航和土航不属于一个联盟,一开始还不确定行李能否直挂。不过上海地勤非常负责,一番复杂操作后终于搞定,这就避免了我们在东京出入关的麻烦。成田机场有霄禁的安排,休息室居然晚上8点半就关了,让人感觉出乎意料。扫了一眼航班,基本是21:30是最后一班了,也理解了土航为什么老是比预订时间早起飞。。。

来一张土航的餐食,看上去还不错,吃起来还可以。不满足的是12个小时的经济仓,让我们看起来像肯德鸡,坐着动弹不得一直被人喂吃的。。。

Food of Turkish Air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