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终点站 – 纳塞利

幸福终点站(The terminal)是好莱坞大导斯皮尔伯格和汤姆汉克斯合作的一部喜剧片,前阵子在票房榜上也停留了好一阵子。谁曾想到,在法国的戴高乐机场,真的有那么一位无国界人士在那里生活了16年,只是他还没有看到自己的幸福终点站究竟在哪里。

此人是个伊朗难民,全名摩汉 卡里米 纳塞利 (Merhan Karimi Nasseri),从1988年8月8日至今,一直生活在法国戴高乐机场。

纳塞利出生在位于伊朗马斯基得索莱曼的英伊石油公司营地,父亲是一名伊朗医生,母亲则是一个英国护士。纳塞利1973年来到英国,在布拉德福得大学作了三天关于南斯拉夫的研究。在此期间,他参与了1974年反对伊朗国王巴拉维的抗议活动,这直接导致了伊朗中断了对他学业的资助。无奈之下,纳塞利只能与1975年返回伊朗,并在抵达德黑兰机场的时候,被伊朗秘密警察逮捕。在四个月的监禁和拷打后,被伊朗驱逐出境。

返回欧洲后,纳塞利于1977年申请当时西德和荷兰的政治庇护被拒绝。随后2年,他分别在法国、南斯拉夫和意大利申请庇护相继被拒。与此同时,他移名英国的申请也失败了,即便他已经到了希思机场仍然无法入境。几经遣返后,他终于在法比边境被比利时收留。

到了1980年10月,纳塞利的庇护申请终于被在比利时的联合国难民署批准。在比利时度过了6年时间后,他决定移居英国。在巴黎的地铁站台,他遭到了抢劫,装有证件的背包被抢走。尽管他在戴高乐机场上了飞机,在到达希思机场后,由于没有必要的证件再次被遣返。被遣返回法国后,他的麻烦还是没完。由于没有任何证件证明其难民身份,他被法国官员请入Zone D’attente,戴高乐机场专门收留无国界人士的区域。

在人权律师克里斯汀的努力下,法国法院1992年宣判,法国政府不能将其驱逐出境,因为他之前是以合法的难民身份进入法国的。然后,法院也不能要求法国政府给与纳塞利难民身份或者过境签证,因此,他就只能乖乖的呆在候机楼里,哪儿也不能去。

与此同时,律师向比利时政府要求重新给与纳塞利必要的法律文件。比利时官员答应了这个要求但是拒绝将这些文件寄给纳塞利,而是要求他亲自到比利时领取这些文件,以确认他就是那些文件的主人。滑稽的是,比利时政府不允许自愿离开比利时的难民返回其领土,这样纳塞利就无法回到比利时领取那些文件。1995年,事情有了一些转机,比利时政府做出让步,允许纳塞利入境但是要求他在比利时定居。这次轮到纳塞利不干了,他申明不愿意住在比利时,他要定居在英国。

1999年,法国政府决定给与其临时居留证和难民护照,这样他就可以离开机场,在法国正常的生活。但是纳塞利拒绝在相关法律文件上签字,由此人们对其精神状态表示了担忧。同时他开始拒绝承认自己是个伊朗人,申明自己不会说波斯语,并且自称阿尔弗雷德爵士。

多年以后,纳塞利习惯了在机场候机楼的生活。他每天早上5点准时起床,在公共卫生间洗漱。有时机场工作人员会帮他洗衣服,他每天听音乐,看书和写日记。

和汤姆汉克斯扮演的角色不一样,自从1994年以后,纳塞利不再生活在免税区,而是在出发大厅,底楼布满小商店和餐馆的过道中。从理论上来说,他可以随时离开这里,但是他太有名了,太引人注目,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别人的眼睛。路过的人则会把他当成一个普通的人,因为他带着一个箱子,像个普通旅行者。

颇有戏剧性的事情发生了,斯皮尔斯伯格为了拍摄《幸福终点站》,向纳塞利支付了30万美金的稿酬。Joi Ito说要在戴高乐机场候机的5个小时里去寻找他,不知道是否如愿所偿。如果你有机会路过戴高乐机场,不妨也留一下他,Merhan Karimi Nasseri.

6 thoughts on “幸福终点站 – 纳塞利”

  1. 加拿大以收留难民著称,来吧.即使难民申请被居,加拿大的民间团体还会帮他申诉的.其实美国的邻居们已经收留了足够再制造一百次911的政治难民和战争难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